发错微博辞职的那位公务员到底闯了多大祸?澳

作者:小说天地

艾鸫滗的家住在乡下,他整天待在家里伏在写字台上的稿纸堆里瞎捅咕,就是懒得上山拾掇地里的农活,他的父亲艾冠莳骂道:“好吃懒做,不务正业!”艾鸫滗听了不服气,把脖子一扭一梗地回敬道:“我这是在做学问!”他的父亲艾冠莳一听,气得拿起靠墙跟橦着的一把扫院子的扫帚,就朝艾鸫滗后背上砸去,艾鸫滗吓得“妈呀”一声站起身来,扔在写字台上的圆珠笔滚落到了地上,他也顾不得上去捡,就撒开脚巴丫子冲出了门外……
  艾鸫滗离家出走了,村里人说啥的都有,有的说:“艾冠莳下手太狠了,管教孩子也不是像他那种教育方法。”也有的说:“艾鸫滗就是不务正业,这回可完了,不单单是懒,而且还彻底跑到社会上去了,彻底成了五鬼六子球了!”
  艾鸫滗离家出走以后,他的母亲贤靓馥就跟他父亲艾冠莳吵闹,“你心太狠了,有这样打自己的儿子吗?”他的父亲艾冠莳也是心在气头上,“他一辈子再也别回这个家!”
  其实,艾鸫滗的这次离家出走也是提前有准备的。前几天他在家伏在案上写文章的时候,累了就停下来浏览一下报纸、听一听广播电台的广告节目,一心想为自己在城里找一个能发挥特长的营生干干,就在他刚刚获悉:市精神文明办要公开招收一名对外策划的临时文笔人员的时候,正巧与父亲发生了那件不愉快的事情,他从家里跑出去直接到了精神文明办去报名,凭着掏出的两本国家级小说征文的获奖证书,就很自然而然地力压群雄,顺利被录用了,虽然只是个临时的,可他却怀有很大的希望,心想:就凭着自己的文笔才干,我不怕将来不能被转为正式捧铁饭碗工作人员。
  艾鸫滗找到这份工作以后,真是如鱼得水、如虎添翼。他住在精神文明办的单身宿舍里,这样晚上吃过饭之后他就全身心地把一切精力和时间都投入到文学创作中去了。
  艾鸫滗长时间没有回家里,他的父亲艾冠莳有点坐不住了,他拨打艾鸫滗的电话,艾鸫滗的手机始终处于关机状态,一连着拨打了两天,他都没有成功听儿子的声音。这下子他可真的有点受不了了,连续找了儿子的好几个同学,才打听到他在精神文明办找到了工作。他听了立马放下手里的农活,坐上村村通公交车跑到了市精神文明办。艾鸫滗见到父亲甚感突然,对父亲打他耿耿于怀,说什么不肯跟父亲回去,好在父亲知道了他的下落,也知道了他找到了一份人人羡慕的好职业,也就放心了,就独自一人回家了。快到自己家门口的时候,正当他寻思着见到老伴怎么向她讲明情况时,忽然发现镇邮电局的投递员骑的摩托车竟然跑到自己家门口停下了,他刚要上前去问明原因,只听邮递员小伙子看了他一眼以后,就朝他家院里大声喊道:“艾鸫滗,请出来签字拿稿费单!”他听了赶忙走上前去说道:“同志,艾鸫滗是我儿子,他现在在单位上班没有时间回来。”投递员看了他一眼说道:“那你替他签字领取吧。”他签完字投递员把两张稿费单交到了他的手里,说道:“带上身份证到邮电局领取稿费,两个月不领取的话,稿费将退回原寄发单位。”
  连续寄来了几张稿费单,艾冠莳一下子觉得有点坐不住了。第二天他就起早坐上村村通公交车去到了市里。到了精神文明办一打听,儿子艾鸫滗不在这里了,听同事们说是什么因他工作出色被借调到计划生育办政工科帮忙去了。艾冠莳本来还要到计划生育办工室去找他,可又一想:孩子被借调到计划生育办帮忙,肯定工作忙得很,在这个时候自己不能去找他而拖了他的后腿。再说了,反正那些稿费单的期限是三个月,到儿子闲了再找他也不晚。艾冠莳心里这样想着,又一个人回到了家里,尽管没能把儿子找回来,可他心里好像舒坦了不少,舒坦的原因他自己也说不清,可能是儿子在外面得到了重用的缘故吧。想到这里,他不由自主地开心笑了。回到了村里,有人看到他心高气爽地从市里回来,故意朝远处看了一眼问道:“咋,还没能把儿子找回来?”
  “嗨,他太忙了,忙着给单位写宣传材料,忙的连晚上还要加班很长时间呢!”那些村民听了,一个个都摇着头说道:“不再是那时整天他嫌呼他不务正业了吧?”他们一个个边说边微笑着离开了。可是,他们哪里知道此时刚刚干临时工的艾鸫滗正心灰意冷地坐在精神文明办办公室里,两手怠倦地搓着下巴无比伤神地反思着……
  回想起来到精神文明办工作的这段时间,凭着自己的才能本来是可以把工作做得得心应手的,偏偏自己不知道天高地厚,被借调到计划生育办公室帮忙,本来听说干好了很快就可以转正的,可万万没想到自己在工作之余搞文学创作能惹这么大的麻烦,写作就写作吧,偏偏写那些领导不高兴的事情干啥?
  “小艾呀,你别以为自己有能力、有水平,可这是在单位,不是在你自己家里可以随心所欲……”说到这里,精神文明办公室会来事的主任习惯地用舌头舔了一下自己上下两片超薄的嘴唇,看到自己崇敬的领导口干的动作,顺从翀赶紧泡了一杯自己专门准备的茶水放到了主任面前,主任用感激的目光看了顺从翀一眼,咽了一口茶水话锋一转又说:“当然,你写小说的本身是无可厚非的,可你被借调到计划生育办,你得处处围绕着人家严局长的意向办事呀!计划生育办公室和精神文明办一样,都是政府的窗口。说话办事一举一动都直接影响着我们政府和人民群众能否关系密切的头等大事情呀!”说着,主任拿起顺从翀刚才放在自己面前的茶杯呷了一口,又继续说道:“文化大革命时期的那些大鸣大放早就令行禁止了……”说到这里,他盯着艾鸫滗看了好长时间又说:“也是,你没有经历过,在文明办说话可不能像普通的老百姓张嘴就来,在这里言行是要讲究原则的,来不得半点似是而非。文学创作也是一样,要有分寸尺度,否则领导看了不会满意的……”
  听到这里,艾鸫滗心里不觉一愣,他很委屈地对主任说道:“会主任,我没那个意思,被借调到计划生育办公室帮忙,你也知道那是严局长点名向你要的,工作过程当中,我积累了不少创作素材,我就把它们加上了文学色彩,写成了具有教育意义的文学作品。当时,稿子写出来以后,领导们看过以后都说没意见,谁知道文章在头版刊出后,没想到会……会在全局上纲上线扯这么远……”艾鸫滗说这番话的时候,低垂着眼睑显得很是委屈.
  “咋?你还不虚心?”
  “哼!那是妒嫉!是胡扯!”
  会主任还想继续往下论扯,坐在他身后不远处的年轻打字员秦正妮小声嘀咕说道……
  会主任听了仿佛觉得身后有一股带箭的疾风直袭他的脊背,他猛地转过身来,脸色拉得老青老长,表情充满了气愤和恼怒,说道:“扯?谁扯?精神文明办这回要真的全面彻底整顿了,顺从翀,像这样的不合情的文章不要再看了,赶快起草一份整顿方案,要详细点,越详细越好!”
  顺从翀摘下深度的老花镜,用右手的四个指背弹了弹登载艾鸫滗文章的报纸,深沉地钩动着下巴。他在文明办是众所周知的文化哲人,年龄最老自不必说,每到关键的时候,他都能引经据典的给会主任以维护和支持。这一点早就渗透和融化到了会主任的骨子里,这一点会主任是心有灵犀的。
  “凭良心说,艾鸫滗的这篇文章从反映生活的角度来讲,还是不错的,但是要从哲学的角度来剖开透析,则未免有些涉嫌问题了。各位请看这第三自然小段……”顺从翀复又带上深度老花镜,就连说话的语气都加重了许多:“从哲学的角度分析来看,艾涷滗作品当中的主人公生活作风极不够严谨,但结症并非于此,剖开细看,视其纵面就不难发现,该作品的主人公对其事物的认识肤浅,并且对领导还表示出一种相当的蔑视和戏弄。”说到这里,他把浑浊的眼球使劲地翻到深度老花镜框的上边,审视着会主任脸上的表情,咳嗽一声清了清嗓子念道:“正如每次发福利分东西,本来公开场合不论年龄大小、职务高低,都是人均平等的,但我因为下班急着到幼儿园去接孩子,所以没等着发令我就提前把我的和爱人的两份一起拿走了,拿走还不要紧,错就错在没有提前通知我爱人,结果她下班时也拿了一份。这一点,领导处理的时候请考虑我爱人在局里的美貌地位……”
  “嘻嘻,美貌就可以多拿几份呀!嘻嘻,以后靠美貌啥都优先算了,嘻嘻……”也还算美丽的打字员秦正妮无不讥讽地说道。
  “笑,笑什么笑?我们研究哲学应该抱着很严肃的态度,不可滥用到其它的什么场合。”会主任还没有发话批评,顺从翀就正色叱咤说道。
  听到这里,艾鸫滗实在忍不住了,站起身来说道:“你……你读文章怎么能断章取义的呢?你……你这不是故意借埋汰作品而埋汰人嘛!”
  “艾鸫滗……”会主任弹了弹两指之间夹着的卷烟烟灰说道:“顺从翀说的很有道理嘛!按照哲学‘存在就是被感知’的观点来分析事物,存在就是已发生的事,感知就是对这件已发生的事情在自己意识形态里所产生的……”
  “呃咳……咳咳……”会主任的话还没说完,顺从翀便使劲咳嗽了两声,打断了会主任拿出的被束之高阁好久不用的侃侃宏论。这一回,会主任可没给顺从翀一个好脸色,问道:“怎么啦,顺从翀,难道你认为我说的不对吗?”
  “不……不……不……高论……的确高论啊!”顺从翀急忙用手动了动深度的老花镜框迎合着说道:“是镜框上流下来的水滴呛到了我的嗓子……”
  这一下子会主任真的有点厌恶了,他使劲白了顺从翀一眼,继续说道:“当然了,事无完事,人无完人,谁都会犯错误,主要的是犯了错误你是如何认识,能不能拿出勇气来深挖藏在灵魂深处的私心毒瘤。现在我宣布:艾鸫滗必须深刻反省要写一份长篇检查,然后我报到宣传部领导那里等候处理……”
  没等会主任把话说完,艾鸫滗就有点破罐子破摔地说道:“会主任,那是写小说,也算不上是我自己所为,再说了我还没对象呢,怎么能说是我犯的错误?倒是你,看看前面墙壁上贴的‘禁止吸烟’,你竟然不管不顾的,看你吐出来的烟雾,把顺从翀熏的流下的眼泪都呛到他嗓子眼里去了……”
  “你……”会主任刚要发火,被旁边的电话铃声打断了,他拿起电话“哦……哦……”应着,然后放下话筒拿起了茶杯使劲喝了一口,看了看顺从翀,又使劲喝了一口,看了看打字员秦正妮,又使劲喝了一口,看了艾鸫滗好长时间,一字一板地说道:“你明天去人事科办理手续,到局计划生育办公室报到!”艾鸫滗听了惊奇地站起身来问道:“那么会主任,我那检讨还要不要写了呀?”会主任听了深沉地说道:“写与不写,你都要永远记住:无论如何再不能犯这类似的错误!”艾鸫滗有些不解地看着急急出门的会主任,又看着紧随其后出门的顺从翀,喃喃地说道:“我也没犯啥错误呀?”
  直到办公室发出一片哄堂大笑,艾鸫滗这才如梦初醒,他抖了抖肩,猛然觉得好像身上轻松了许多……

当某女明星夜宿某小年轻艺人家里的消息火爆网络的时候,局势君心里还是有点遗憾的,毕竟这种娱乐新闻不是我们的业务范围,但是遗憾并没有持续多久,很快一位湖南永州的公务员意外地牵涉其中被迫向单位提交了辞职申请书,看了看这个单位的名字,想了想她做的事情,局势君意识到这里面有很多东西可以聊一聊。

旺春乡党办的李炳昆、文明办的肖政和乡企办的刘腾三个人关系一直不错。平时业余时间常在一起聚一聚,喝点小酒,侃侃大山,无话不谈。三人中肖政和刘腾同岁,都是二十八,只不过刘腾比肖政的生日大。李炳昆年龄稍长,比他们两人大四岁,在他们三人中的大哥。可三个人在一起开起玩笑来,经常不管不顾,好在李炳昆并不介意。
  李炳昆是乡里有名的才子,在党办工作的时候,文章常被地报和地区电视台选用。县广播电视局的曹局长欣赏他的才华,在征得旺春乡党委书记谢长廷和乡长叶军的同意后,把他调到县广播电视局采编室工作。不久,李炳昆又被提拔为采编室的主任。又过了两年,曹局长提任县委宣传部部长,李炳昆也顺理成章地当上了县广播电视局局长。
  一天,旺春乡要举办广场文化演出,想让县电视台帮助做一下宣传,乡长叶军亲自给李炳昆打电话邀请:“李局长你好,我是叶军。我们乡今天下午要举办广场文化演出,看看能不能麻烦你们电视台过来给我们录一下像,帮助宣传一下呀!”
  “是老领导啊!跟我客气什么呀!我中午就让采编室主任带人去你们乡。以后有事您安排人打个电话就行了,还用劳您吱声?”李炳昆一听是叶军,马上客气地说道。
  “呵呵呵呵,李局长,我哪敢哪。你也一起过来吧,今天正好是个机会,晚上我做东,大家好好在一起聚一聚。”叶乡长又说。
  李炳昆本不想亲自来,可叶乡长一再邀请,不好拂了老领导的面子,就只好答应下来。
  
  广场文化演出安排在下午三点钟举行,李炳昆带领采编室的两个年轻人在两点半钟准时驱车赶到了旺春乡乡政府。乡长叶军和党委书记谢长廷都从自己的办公室里迎了出来。谢书记一见面就是一阵寒喧:“李局长一路风尘仆仆,驱车数十里,辛苦辛苦!欢迎啊!”说完又紧紧握了握李炳昆的手。
  “老领导一声召唤,敢不从命!”李炳昆也半认真半开玩笑地说道。
  一行人落座后,叶乡长又喊通讯员为大家奉上一杯上好的碧罗春。聊了一会儿,一看时间差不多了,谢书记和叶乡长就带领一行人驱车来到乡里的广场上。
  主席台下第一排已经给领导安排了座位,谢书记和叶乡长邀请李炳昆一同入座。稍作谦让后,李炳昆坐在了叶乡长身边稍靠边的位置。随李炳昆一同前来的电视台的两个年轻人开始了录像前的准备。
  节目演出的很成功,现场笑声一片。演出结束后,李炳昆跟谢书记、叶乡长一同向旁边的轿车走去,正巧跟刘腾和肖政碰了个对面。
  “李哥什么时候来的?最近忙吗?晚上有时间大家聚聚。”刘腾看到李炳昆后,热情地迎了上来,握着李炳昆的手高兴地说道。
  “今天下午刚到。晚上谢书记和叶乡长请客,恐怕抽不出时间来。还在乡企办哪,最近挺好呗!”李炳昆也高兴地握着刘腾的手说道。
  “喔,这不是李领导吗!听说你仕途一路顺风,最近荣升县广播电视局局长了?是不是以后得管你叫李局了?”肖政也走过来拉了拉李炳昆的手,语言尽管客气,可话语中还是可以听出戏谑的意味。
  在一起工作时,肖政就常用这种口吻跟李炳昆开玩笑。可这次听到肖政的话,李炳昆感觉有点剌耳。不过他并没有表现出来,而是笑着说:“肖政,你说啥呢!都是过去的哥们儿,什么李局、李领导的!以前怎么称呼现在还怎么称呼好了。”
  “那好,我们就一言为定。我以后可就像以前一样称呼了。到时候你可不要见怪呀!”肖政并没有发现李炳昆的不悦,顺着李炳昆的话题说道。
  这边刘腾和肖政还想跟李炳昆聊两句,谢书记和叶乡长已经在喊李炳昆上车了。李炳昆只好跟刘腾和肖政匆匆告别,驱车返回乡政府。
  “刘腾和肖政跟你聊什么呀,没完没了的。”进了乡长办公室后,叶军问道。
  “没聊什么,都是过去一起的哥们儿。刘腾说要晚上请我吃饭,肖政这小子一口一个‘李局’‘李领导’的,熏我呗!”李炳昆说。
  “这小子,平时就是这个样子。总不把自己当外人,跟谁说话都随随便便的!”叶军说。
  话题自然扯到刘腾和肖政身上。当谢书记问到对他们两人的的印象时,李炳昆说,他们两人都很有工作能力,也很有才学,只是肖政有时说话不注意,会伤人。
  晚饭时间到了,几个人一起起身向乡里招待所餐厅走去。
  
  广场文化演出后的一天上午,刘腾和肖政到县里去开会。会议开完后一看时间还早,两个人也没有什么事,就在街上闲逛。没想到在街上碰上了李炳昆。李炳昆邀请二人到他的办公室去坐坐,两个人答应了。
  李炳昆的办公室在县广播电视局的二楼,室内明亮宽敞。办公室内有一个老板台式的办公桌,显得非常气派。刚走进办公室,肖政又开始“刺激”李炳昆:“行啊,李领导。你的办公室挺阔气呀!都用上老板台了?”
  “这你也大惊小怪。咱们乡的谢书记和叶乡长不也都用的这样的办公桌吗?”刘腾说。
  “这桌子是曹部长走时留下的。室内的格局也基本没变,还是曹部长在时的老样子。”李炳昆解释说。
  又聊了一会儿,看看时间已经接近中午,李炳昆要留两人吃饭。刘腾和肖政也没推辞。
  午餐是在宴宾酒家安排的,李炳昆还专门把局里的副局长吴晓玉和办公室主任丁春颖找来作陪。看到有两位女士在场,开始肖政说话还有所收敛。可两杯酒下肚以后,肖政就又露出“英雄本色”:“李领导,当了局长就牛×,别以为自己是谁,那天在乡里没说几句话就匆匆走了,看把你给忙的!你是谁呀?你不过还是原来那个‘小李子’吗!别看你今天请我吃饭,我还是要说!”
  “肖政,你说什么呢!是不是喝多了?李局长是咱大哥,不念哥们儿感情凭什么请咱俩喝酒?‘小李子’也是你应该叫的?再说那天在乡里不是谢书记和叶乡长紧着催吗,你怎么怪上李哥了?”刘腾一看肖政说话“走了板儿”,忙劝肖政说。
  办公室主任丁春颖一看局长如此招待肖政,肖政却对李局长还这样不客气,也有些生气了:“对人说话要有起码的尊重,开玩笑也得注意。你不是慈禧,我们局长也不是李莲英,你的年龄还没有李局长大,别一口一个‘小李子’的叫。”
  副局长吴晓玉也要说话,没等出声,肖政已经面露愠色。李炳昆对肖政虽然满心不高兴,可怕闹得不欢而散,还是不得不忙打圆场说:“我和肖政、刘腾原来都是旺春乡的,关系不错。他平时说话也是这样,你们不要介意。”
  “看来是我错了。那对不住了,肖哥。我自罚一杯!”为了显示诚意,办公室主任丁春颖另外找来一个杯,倒上了些酒一饮而尽。
  酒桌上的气氛又恢复到从前的样子。趁肖政不注意,副局长吴晓玉给丁春颖使了个眼色,两人开始轮番向肖政频频敬酒。不一会儿,桌子上的一瓶酒就敬没了。直把肖政给喝得眼皮搭拉着,说话舌头都硬了才算了事。要不是肖政酒量大得惊人,肯定早就在酒桌上栽了。
  回来的路上,刘腾给肖政说起上学时听老师讲过的一个故事:当年农民起义领袖陈胜在家务农时,曾经跟伙伴们说过“苟富贵,勿相忘”,同伴们讥笑他。一次铲地时,一个同伴不小心把装绿豆汤的瓦罐给打碎了,汤洒了一地,大家就趴在地上捡上面的绿豆吃——因为那瓦罐里装的是他们的午饭。陈胜起义当了将军后,原来的伙伴都来投靠他。一些伙伴不知深浅,当着陈胜的属下直接提及此事,惹得属下们一阵窃笑。陈胜觉得没面子,很恼火,说他们是假冒的伙伴,命下属把他们统统都杀了。一个伙伴很聪明,去见陈胜时是这样说的:想当年我曾经跟随陈将军大战垄上,打烂罐中城,跑了汤元帅,活捉窦(豆)将军。陈胜喜出望外,当即重用了他。
  肖政听后问刘腾这个故事是什么意思。刘腾笑了笑说,你得自己去领悟。
  
  这年秋天,旺春乡要召开乡镇企业领导座谈会,叶乡长想在县电视台宣传一下,就让乡企办的刘腾跟电视台联系。刘腾直接把电话打到李炳昆的办公室,李炳昆一听是刘腾联系工作,二话没说,就马上派人去乡里帮着录相、采访、编辑。电视台的来人忙了整整一上午,连午饭都没顾得在乡里吃,就赶了回去,当晚县里新闻节目就给播出了。
  乡里要录制一个精神文明建设的专题片,宣传一下旺春乡精神文明建设的成果。谢书记让文明办的肖政去联系,肖政也打电话找到了李炳昆。李炳昆却说这几天县里有重要的采访任务,抽不出人手,来不了。最后谢书记不得不亲自打电话,李炳昆才说他想想办法,今天肯定不行,明天争取。事后肖政听人说那天电视台根本就没有什么采访任务,李炳昆就是不想给派人。
  年终乡机关干部总结会上,刘腾得到了领导表扬,肖政却受到了领导不点名的批评。
  第二年乡里的一名副乡长退休,经过党委推荐和民主选举,刘腾当上了旺春乡的副乡长。没过多长时间,由于县里一领导欣赏肖政的文笔,肖政也被借调到县政府办当秘书。
  肖政被借调到县政府办以后,觉得自己这些年被压制,总算熬出了头。现在是上级机关的人了,说话就更不注意了。
  一次,县里在汛期要求各基层单位一把手要24小时开机,主要是为了方便联系工作。这天,李炳昆的手机电池没电了,正好手头在忙着其他工作,就晚换了几分钟电池。没想到肖政正巧此时打电话要通知一件事情。
  李炳昆把电池换上刚开机,肖政的电话就打了过来:“刚才给你打电话为什么关机?赵县长不是要求你们24小时开机吗?”俨然他就是县里领导的样子。
  肖政这样对自己说话,李炳昆心里当然很不高兴。但他还是强忍着没有发作,跟肖政作了耐心解释。
  又有一次,肖政把电话直接打到了叶乡长的办公室:“通知你们到县政府办取普法宣传文件,都过了好几天了,你们怎么到现在还没来取?这工作是怎么干的?”
  “你通知谁了?我怎么不知道?”自己的下属,刚借调到县机关就这样跟自己说话,叶军很生气,说话的声音也随之提高了。
  “那天我打电话没通知你?”肖政说。
  “凡是我接的电话都有记录,你根本就没通知过我。”叶军态度强硬地说。
  肖政想起来了,原来他真忘记了通知叶乡长,他不作声了。
  “好吧,我下午就派人去取。今后跟别人说话客气点,盛气凌人的,别以为你自己是谁!”叶乡长生气地训斥了他两句后,先挂断了电话。
  肖政不只是对李炳昆和叶军这样说话,对其他基层领导也是这样。大家都跟县里的领导发牢骚:从哪找来这么一个“宝”,连话都不会说,还当文秘呢!领导本来想观察一段时间把肖政正式调到机关来,一看大家都对他没有好印象,就索性又把他退回了旺春乡。
  平心而论,肖政还是有些才气的,文笔也真的不错,可就是不得志。这又能怪得了谁呢?   

被迫递交辞职信的公务员叫小周,她所在的单位是湖南省永州市精神文明办公室,她应该是掌管该宣传口微博的人,同时呢她也是那位小年轻艺人的粉丝。某一天一激动就用单位的官方微博给自己的偶像点了赞,完事后还专门用自己的私人微博号转发,满怀自豪和骄傲的心情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偶像。但是万万没想到偶像后来会出事,出事后网友一推敲就发现此人之前一首歌的内容非常不雅,再加上此人这次出事的所作所为,大家马上就发出了千夫所指的反问:这种人怎么能做青少年的偶像呢?

很快共青团中央和中国妇女报等中字头的单位就站出来批评这首歌了,众网友们于是纷纷跑去翻这位艺人的微博,一个不小心就发现了小周同学这两条豪情万丈的微博。网络势力马上一分为二,一波继续挖掘这两位艺人的私生活八卦,另外一波开始围攻永州市文明办。文明办效率也挺高的,隔天就发微博表示小周他们已经批评处理了,而且她受不了压力也向单位提出了辞职。

事情的经过差不多就是这样,估计一般人看到这儿也就产生了想搬起小板凳回家的心思。俗话说这外行热闹内行看门道,这件事背后其实还有很多问题值得我们深思和反思,也有不少知识需要我们今天一并普及给大家,所以不能就这么说散就散呀。

(湖南省永州市)

湖南省总共有13个地级市1个自治州,最出名的地级市应该是长沙和张家界,前者有湖南卫视后者有天门山风景区;那些喜欢吃东西的同学可能对常德牛肉粉和邵阳米粉也有印象,而永州对外人来说就多少有点陌生了。但是不出名它也是一个地级市呀,能在地级市的精神文明办公室做公务员,就意味着是小周可是一个市级公务员,如果她是凭本事考进去的,那么十有八九是学霸级别的;如果她是托关系进去的,那关系也不一般啊。

真是无巧不成书,小周平日里在微博上晒自己小日子的时候,留下了“在我妈单位上班……”这样的言论,也就是说小周的母亲也在市精神文明办工作,如果这个情况属实的话,那这里面的故事还是挺令人遐想的。她出了事马上辞职,而且辞职的时候还说了一句“家庭情况不好,这份工作对自己很重要”这样的话。

这句话其实很有水平,因为网上的芸芸众生们有相当的比例是很感性的,看到可怜的就集体声讨看到愤怒的就喊打喊杀,说一句“家庭情况不好“,估计能唤醒相当比例的网友那颗同情心来,从而大大降低被围攻的力度。那么这里面到底有没有猫腻呢?这个就留给当地的纪委部门去处理吧,我们就不做什么联想了,我们要好好聊一下这个精神文明办。

(有关精神文明建设的标语)

精神文明办的全称叫精神文明指导办公室,要说精神文明指导办公室就得先说精神文明指导委员会,要说精神文明指导委员会就要先说精神文明建设,要说精神文明建设,就要先说清楚什么是精神文明!当精神文明说清楚了,再倒回去说建设,说完建设说委员会,说完委员会再说办公室,估计一定把这个问题说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不过大家看到这里不要胆怯,虽然这些东西可以写成好几本书,但是局势君今天只说重点和考点,绝不拖泥带水。

精神文明对我们而言就是那个和物质文明相对的必需品,也是让党和政府操碎了心的东西。精神文明主要包括了思想道德方面的内容,以及科教文化方面的内容。有了前者会让我们每个人都变得有理想有追求,爱国爱人民有公德心;而拥有后者会让我们有文化有技术有水平。所以精神文明建设就是要努力让民众拥有这两方面的东西,这看着都是好东西啊!的确是好东西,但是就是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有些同学不具备这些东西,却对这些东西冷嘲热讽。看到这里不妨扪心自问一下,自己到底有没有理想呢?如果答不上来,那局势君想说:同学,你的个人精神文明亟待建设呀!

为了让大家的精神上能达到期望的水平,党和政府专门成立了指导委员会,也就是中央精神文明指导委员会,来统一领导全国的精神文明建设工作,既然国家有了这个单位,那么各省各市各县各区都会有这样的部门配置,不然中央精神文明办的红头文件发下来,哪个部门负责接待呢?

既然有了部门,当然也就有了办公室,也就所谓的精神文明办公室。当然啦,当这个工作由政府来抓的时候,工作任务除了前面我们介绍的很高尚的精神文明之外,还会顺便推广一下各种会议精神、人大决议、领导人语录之类的东西,所以各地的精神文明办就特别像一个宣传推广机构,里面的公务员们为了全国的精神文明建设奉献着自己的青春。

(精神文明建设会议)

当工作具体开展的时候,每个地方的精神文明办都建有自己的网站和微博,用来宣传精神文明建设方面的政策和成就。既然精神文明是如此高大上的东西,那么在这个部门工作的公务员就应该理解这份工作的内涵才对啊。可是永州这位小周同学貌似没有理解,她利用自己单位的官方微博给这位艺人点赞,而且点赞的内容和精神文明算是背道而驰的很严重,这就犯了错误了不是。违规使用微博是第一错,内容跟自己单位的工作方向大相径庭是第二错。

到这里我们就不免就有疑问了,这公务员上岗可是要经过各种培训和考核的,尤其是精神文明办的公务员,那上岗前自己的精神文明建设肯定会被组织好好抓一抓的,小周做了一件如此离谱的事情,要么是她单位的岗前培训没做到位,要么是她本人压根就没怎么培训,还有可能她比较厉害没人敢管她,最终培训与考核不达标也能上岗工作。这就显然反映出永州市文明办的工作是有很大问题和漏洞的,这个部门的领导都有责任,如果她母亲也恰好是个领导的话,当然也难咎其责。

(有关精神文明建设的广告牌)

这件事闹得全国风雨,估计文明办的领导们最近日子过得那是相当惶恐的。不出意料的话,下一次湖南省政府常务会议上应该要提一下这件事了,政府会议不提那省文明办的会议是绝对要提的,开会的时候就是永州市文明办的一把手挨骂的时候。省上要是点名批评了,那么永州市政府常务会上市领导十有八九是要拍桌子骂人的,为什么要骂人呢?因为这是自己的地盘出的丑闻,会一直背在身上。领导很生气,下属很惶恐,为了表忠心市纪委怎么着得派人调查一下吧,不管调查的结果是什么,总得处分几个人以儆效尤吧,即使给这个文明办的领导来个警告处分,那他的仕途也就算走到头了。

有同学可能觉得警告不是最轻的处分嘛,他的仕途怎么会走到头呢?其实警告确实没什么,工资一分钱不扣,班也照常上,官也继续做,但是很可能就没法继续往上爬了,这倒不是因为有了警告处分就不能继续升官,而是我们官员结构是倒金字塔形的,越往上竞争就越激烈,往往一个位置有好多候选人在等着,当组织部在考察这些候选人的时候,那些有过处分瑕疵的人就很容易被没犯过错误的好同志给挤掉,原本就很小的晋升概率将变得更小,所以我们才说他的仕途可能走到头了。

(精神文明建设的实际成果)

想必这几天小周同学也是过着大门不出以泪洗面的生活,她母亲应该也得请假呆在家里守着,以免女儿做出什么过激的行为来。面对女儿的时候,估计她心头涌现的是张信哲《过火》里的那句歌词:怎么忍心怪你犯了错,是我给你自由过了火啊。与此同时精神文明办的其它领导们估计肠子也悔青了,要是当初好好抓一抓思想教育工作,好好抓一下岗前培训,平时抽几分钟做一下监督和抽查,也不至于惹出这么大的麻烦嘛。

在写此文之前,局势君特地把永州市精神文明办的微博往前面翻了翻,总结了一下这个微博的更新规律。发现过去4年时间这个微博几乎没什么人访问,每天转载一篇好人好事的报道,或者发布一个官方通知文件,然后有三两个转发和点赞。这种微博虽然一直在更新,但是和僵尸号区别不大,不仅永州市的微博如此,整个湖南省13个市文明办的微博都是如此,不免让人感慨文明办这个微博在推动精神文明建设方面几乎毫无作用。

不过导师马克思教育我们要一分为二地看问题,小周同学虽然闯了祸但是却有很大的意外收获,这永州精神文明办的微博这一次因祸得福地收获了不少粉丝。局势君把湖南13个市精神文明办的官方微博挨个看了一下,运营现状其实都是惨不忍睹的,粉丝最多的是“文明怀化”,总共有5300名粉丝;最少的“张家界文明办”和“邵阳市文明办”,粉丝数都是个位数;而作为省会城市的“文明长沙”粉丝数也不足3000人,而“文明永州”的粉丝数经过这次事件后接近13万了,这个数字绝对可以让其它几个市文明办的微博维护人员产生严重的嫉妒心理。永州市文明办这几天随便发一条微博评论数都能轻松过500,而其它几个市依旧是个位数。

想必有了这个粉丝基数,对于永州市文明办将来推广精神文明建设工作还是有一定的帮助的。有些人会因为经历某些重大事件而一夜成熟懂事,有些机构会因为经历了某些重大事件而一夜改革变好;希望经历过此事之后,小周同学从此可以做一个成熟的公民,也希望永州市文明办从此改掉他们部门存在的问题,只有这样网友的舆论监督才算是发挥了有效的作用。

本文由太阳集团太阳娱乐登录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