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断臂方丈 芦雅萍

作者:小说天地

李妃娘娘一面笑望着奶娘秀月,见她约有二十三四岁的模样,虽穿着和众位待选的媳妇们一样的青布襦裙,却遮掩不住一脸的秀美和聪慧。李妃一面亲切地询问起秀月家中的情形来…… 翰成记得,自己是五岁那年骑在父亲脖子上看到了那张朝廷的皇榜。 民间的百姓把所有皇家朝廷的诏书统称为“皇榜”。 周家的院落很宽大,院里有一棵杏树、一棵枣树和一棵大皂角树。每逢春来时分,院中便开始满树绿荫,枝叶间缀满了大如蚕豆的青杏、绿枣儿。 早年,周家的爷祖辈也曾留给儿孙有两头牛、一二十亩薄田的。这些年,因战事频繁,周家大哥周吉前些年被朝廷征去打仗死在了外面后,新婚的媳妇便改嫁他人了。后来官府再次征役戍边时,又征到了周家二儿子周祥的头上。 为了能保住剩下的这个儿子,公爹便卖了两头耕牛抵了征役。从此,尽管一家人耕播捕渔、纺织编绣的苦做,怎奈天灾人祸,再加上官府三天两头的征粮征布、派夫派役,家里日子竟是越过越紧巴了。 周家媳妇秀月嫁到周家后,先是生下了儿子翰成,春上又得了个眉清目秀的闺女。 没承想,闺女不到两个月时突然无疾夭亡。 不知何故,周家媳妇秀月的奶水使尽了一切法子都无法闩住。后来因奶水憋得生疼,秀月只好让五岁的儿子翰成每天吮上一吮,暂时缓解一下钻心的涨痛。 周家媳妇秀月没有料到,这总也闩不住的奶水似乎是注定的事—— 周家媳妇秀月是从来借花样子的堂嫂嘴里得知皇榜一事的。 快人快语的堂嫂和秀月说起皇榜一事时,秀月当时还没有意识什么,只是觉得很是稀奇。于是笑嘻嘻问堂嫂:“嫂子,那写皇榜的料子是黄裱纸还是黄缎子?有多少公人护榜?榜上都说些什么?” 堂嫂答说人说上面写的是皇家为小公主招奶娘的话。又说:“皇榜皇榜的,有什么稀罕,哪里是什么黄缎子?不过是一张厚些的黄纸罢了。” 堂嫂说着这话,突然望着秀月那对涨鼓鼓的xx子戏谑道:“秀月,你家妮子丢这么长日子了,你的奶水又一直闩不住,干脆你去把皇榜揭了,去京城见见世面、到皇宫享两年福,也不枉来世上走这一遭了。” 听堂嫂此言,秀月的脸“腾”一下子涨红起来。 随即,她便觉得自己的心砰砰地急跳起来。 过了一会儿,她咬了咬牙,望着堂嫂疑惑的神情突然说:“嫂子,你说的有理。要不,嫂子陪我去看看?” 堂嫂见她一脸认真的样子,一下子楞住了! 这些年来,堂嫂和秀月天天厮守一起,她清楚秀月是个外柔内刚、极有主见的女子。当秀月提出要自己陪她去看皇榜的话时,堂嫂已经突然预感到:这个和自己一样天天吃糠咽菜、布衣葛鞋的秀月,恐怕大福大贵就要临头了! 想到这里,心下不觉竟有些酸酸的味道泛上来。转念,秀月果然真能进宫的话,自己兴许也能跟着她进京逛逛,见见世面。就算她回来给自己捎几尺碎绸子也是不错的。 这般思量着,拉着秀月的手便往外走去。 两人出了院门一路往西走,末了,大老远地便看见了城墙那边站着的一大群人。 她们先是站在人后一个大石磙上,见高高的城墙上果然金灿耀眼地赫然挂着一张“皇榜”。 秀月的心鼓一样咚咚剧跳着,迅速思量着:女儿没了,自己的奶水又怎么也闩不住。何不就去试试运气?若真能被选中,不仅可以还了人家的欠债,两年下来挣的银粮除了能盖几间瓦屋,只怕还能再置上几亩好地、买上两头牛驴牲口呢! 秀月在这里掂算着,秀月的男人——正在河塘边割苇子的周祥再也料想不到,周家的命运将因为这个平静的日子而生出巨变—— 河边苇子长成了,周祥每天清早总是乘太阳还没出来前,来到河边割些青苇子背回家去。然后,拉碾磙碾平,劈成苇篾再编成一张张的苇席,在逢集的日子背上集去换钱补贴家用。 周祥背起割好的一大捆好苇秸,唤上正在捉蝌蚪的小儿子翰成往家赶。 父子俩未到城墙,大老远就看见很多人围在城墙下不知看什么热闹。待走得再近一些时,便听人三三两两地议论说什么“皇榜、公主、奶娘”什么的。 皇家的诏布在山城的城墙上出现,这可是人老几辈子都没听说过的稀罕事啊!人们虽都 不识字,却早已从衙役和公人的嘴里得知,那龙鳞般耀眼的金色皇榜上说的是皇家为小公主选召奶娘的事儿。还说一旦被选中,服侍公主的两年中除了每年可享受俸银二十两、粮谷二石之外,还可蠲免夫家两年的赋役。 周祥撂下苇子,把儿子驮在背上,用力往里挤了挤,转眼便来到了墙下。一抬头,果见城墙上赫然高悬着金黄耀眼的一张诏布。周祥一边惊奇地望着诏布,一边转头对背上的儿子说:“儿子,看见没有?这就是朝廷爷的皇榜啊!” 五岁的翰成觉得,那张“黄榜”实在是黄,黄得跟四月的菜花,跟天上的太阳一样耀眼…… 周家媳妇秀月不知自己怎么一下子就挤到人前的—— 她心内一直都在打着鼓。自己副这土模土样的,若说出自己想到京城宫里去服侍小公主,兴许被人笑死。一时又想起自己打小和姐妹们在一起玩耍时,大伙都夸说自己长得好看。有人还逗她说,“长这么好,可别给私巡的陛下看见,选进宫里做娘娘啊。” 这般思量着,竟神使鬼差似的已经拨开拥挤的人群,站在了众人面前。 城墙下站着的公人见终于有一位妇人来到人前、目不转睛地望着皇榜时,公人的眼睛不觉一亮,上下打量了秀月一眼,立马满脸堆笑地走上前,毕恭毕敬地问:“请问这位大嫂,您愿意进宫服侍公主吗?” 在周围突然死一般的寂静里,秀月定定地望着城墙上的皇榜,又神使鬼差似的点了点头。 公人喜不自禁地一把就把皇榜给放了下来,细心地卷好、双手端着恭恭敬敬地送到了秀月手中! 秀月在众人惊愕的目光下,一面机械地回答了公人的询问,夫家姓什么,她姓什么、名什么等等。一面心内呼呼跳着,眼前一晃一晃地直要眩晕的感觉。 公人又满脸是笑地细心交待她:“这位大嫂,宫里有旨,凡揭了榜的就得立马动身进京。大嫂您赶快回去跟家人说一声吧。还有啊,上面交待了,说不要带什么行李衣服,若能被娘娘留在宫里的话,那大嫂您可就该享大福大贵啦!” 听了公人的话,人群突然骚动起来了! 秀月一时被四下里的嘈嘈声闹得心慌意乱起来:“天爷!这么天大的一桩事,自己还没有和公婆丈夫商量呢!怎么就自作主张揭了皇榜啊?可是公人说了,既然揭了皇榜立马就要上路的。婆母若是不准自己出门可怎么是好?” 她双手有些发抖地捧着皇榜,转身就要离开时,迎面看见穿着一身粗布短褐、背上驮着儿子的丈夫周祥半张着嘴、正惊愕万分地望着自己…… 秀月跟在丈夫后面默默地往家走着。 一家三口还没到家院,便已听见婆婆那吓人的号啕声了! 婆婆捶胸顿足地号哭着:“老天爷啊!这样天大的事,她小贱人也不跟家里商量,就敢揭了皇榜?皇宫是什么地方啊?她为着贪图人家那几两银子,就要舍家离小、自卖自身到那有进无出、有天无日的地方去啊?” 周祥放下儿子,一语不作地默默地蹲在一旁捂着了自己的脑袋。五岁的翰成似乎明白将要发生什么事了,他“哇”地一声大哭起来,紧紧地搂着秀月拽着她的衣裳不肯松手。 秀月的眼中慢慢流出了泪,她抚着儿子的头,哽着声说:“好儿子!娘给你挣下盖房子、娶媳妇的钱就回家了!” 小翰成哭道:“我不要媳妇,我要我娘!” 正哭闹着,几位公人已来到家中。 官家的车也已停在周家大门外。 秀月默默回到里屋,换上了平时舍不得穿的干净襦裙后来到堂屋,先把儿子翰成揽在怀里亲了亲,又望了望丈夫周祥,然后来在公爹和婆母面前,提了襦裙跪下,跟二老叩了三个头,站起身来,毅然出门而去…… 秀月和几个备选的媳妇乘着一辆官家的大车,从山城衙门出发,直颠了整整两天才赶到京都皇城。 繁华京都果然一番天上人间的景致! 众位媳妇们坐在车上,一路走、一路贪婪地观望着街头两旁的热闹景致。楼台店铺一家 挨一家,各色叫卖此起彼伏。店门前挂着各式的灯笼酒幡。有缀满五色流苏的高车隆隆而过,有蒙着青呢或是绢纱的二人小轿或四人中轿匆匆而过。王孙公子们身上个个明绸闪缎,或骑马或结侣,招招摇摇地穿城而过。 见车上的媳妇们稀罕得或是嘁嘁喳喳或是惊叹不已,带路的公人笑道说:“这还没到皇宫呢!到时只怕你们眼珠子都要瞪掉了。” 媳妇们问公人:“皇宫到底是什么样子啊?” 公人呵呵一笑:“不瞒大嫂们说,我也没进去过。我想,只怕和水晶宫一样好看吧?” 秀月不像别的媳妇们那样有说有笑,她一直在想,公主什么样?娘娘什么样?皇宫大内莫不是金砖铺地、玉瓦搭梁? 马车直行到皇宫的西掖门时才停了下来。众位媳妇下了车时,早有几位着了细纱青袍的公公和宫里的女官上前接着,领着众人进了宫门,然后左转右绕地迤逦走在掖庭宫长长的夹道或是偏殿走廊里。 秀月仰起脸,透过左右两边高高的垣墙,偶尔可以窥见墙里面鳞次栉比的飞檐雕栋,还有在阳光下熠熠发光的碧瓦黄顶。秀月就这样跟着众人一路走着,不知过了有多少道门,绕过了多少处廊台花林之后,当踏上一处好几级台阶的殿院、跨过足有数寸厚雕花大门槛时,她只觉得眼前蓦地一亮:眼前出现的是一处极宽绰的大院子。院里处处白玉雕栏,红廊碧瓦。路两旁的花圃里异香扑鼻,绿草摇曳。碧澈的清池里浮着睡莲,水中游着一尺来长的红鱼。 天哪!这真是到了凌宵宝殿水晶宫了! 秀月心想,别说是被选做公主的奶娘了,就是能在这里扫几天地、抹几天栏杆,也不算白来这个世上走一遭啊! 众人依旧跟着领路的女官往后走。绕过偏殿,顺着曲涧回廊一直来到后面一处建在花园子里的殿堂前——环顾四周,到处都是没见过的奇花异石,花树的枝杈上挂着会唱歌的鸟儿。亭廊上到处都画着花朵人物和龙凤鸟虫。 最后,众人被女官带在了宫殿外面的一处青砖平台边。 秀月抬头看时,只见四处都站着等待挑选的年轻媳妇。秀月站在人群里,见这些年轻媳妇中有穿细纱花衣的,也有穿粗布襦裙的。有长得人高马大的也有小巧玲珑的。 这时,她听见有人悄悄议说,挑了三天了,一百多个媳妇里还没有一个和小公主有缘份的呢!选上的十几个,小公主要么根本就不让人抱,或是根本就不张嘴吃奶。秀月心想,婆婆还不让自己进宫呢!此时,只怕自己根本就没那个福份哪!这次若是被人家选掉了再返回家去,那才真叫丢人哩! 这样,整整等到傍晚时分,秀月和另外一二十个媳妇才被两个青衣宫人叫到一处偏殿来。过了一会儿,见一群宫人围着两位罗衫绡裙天仙也似的美人跨进殿来,飘飘逸逸地朝她们走来。 美人在众媳妇们面前徘徊了几番,眼睛在众人的脸上、身上睃巡了一遍又一遍。秀月的目光一俟和美人儿那双月芽儿似的美眸一撞上,便觉得一颗心简直就要跳出来似的。 她没有料到,自己竟能从这么多年轻好看的媳妇中被挑出来。当她和另外一个媳妇跟着女官和美人们一路往殿堂里走时,分明感觉到门外那些等待的媳妇们眼中流露出的羡慕之色。 到了这处小殿堂后,秀月见天色晚了,便低声问了问垂手站立在自己身边的一个小宫女:“小公主在哪儿啊?” 小宫人悄悄道:“今天天晚了,娘娘可能歇息了。明儿还要娘娘亲自过了目,才能见到小公主呢!” 秀月的一颗心又揣了起来:“天哪,这满殿里花团锦簇的一片,见了刚才那两个美人都恁地垂手恭腰、满脸敬畏,不知那掌领六宫的娘娘更是怎样一副母仪啊?” 当天晚上,秀月和二十多个被初选上的媳妇留在了宫里。吃完晚饭,众人被宫人领着来到一处好大的浴房,在冒着腾腾热汽、清碧得能照见人影儿的浴池里洗了澡。尔后换上宫里发给每个媳妇的一色的青荷贡纱襦裙和白细纱的内衣、白罗袜和青呢绣鞋。 秀月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看见这般精美的衣裙鞋袜!就着烛光,她细细地打量起新上身的衣服来:只见襦裙的领口、袖口、裙边和裤脚处,皆镶着一色深蓝色花边。织得精细又 染得鲜亮的衣料在大红宫灯的反射下,微微闪着绸缎般的光泽,泛着微微的熏衣草的香味。 临睡前,秀月脱了新衣,整整齐齐地迭好,小心地放在枕头边,歪着身子躺在那里时,一只手儿还抚着那光滑温润的衣料,感受着一份从天而降的新奇、快乐和梦想。如此,翻来覆去的,竟是大半夜还没有睡着。觉得自己在京城、在宫里这一两天的所见所闻,比自己活了二十多年还要见识得多! 第二天一大早,秀月和众位媳妇梳洗完毕,在膳房里用了饭,又用青盐水漱了口,未几,就见两位女官慌慌张张地走来,催促众媳妇上殿。 女宫领着众人转过偏殿,顺抄手游廊一直来到前面一处垂了一层又一层粉色纱幔的大殿里。众人刚站稳脚,未及观望殿内摆设景致,便听有公人高声传禀:“娘娘驾到——!” 殿内所有的宫人立马低眉顺眼地垂手恭立,并一齐悦声说:“娘娘千岁——” 站在人群中的秀月,此时心里跳得像是揣了个小兔子。她低着头,眼角却悄悄地向外斜掠过去:见花团锦簇当中有一位格外富丽的女子。秀月料定她便是娘娘了。见她有三十来岁,生得方额宽颐,面似银月。那一番雍容风韵、那一番万方的仪态,真若天人临凡!又如观音现身般令人惊艳。 娘娘上穿一件金彩粉绣双凤展翅的小襦袄,下面是一条西域出的海棠红撒花曳地长裙,长裙随风飘逸,看上去垂如丝绒却轻如凤羽。 娘娘一脸的和蔼微笑,她从三十多个备选的奶娘面前轻移莲步,一面走,一面细细地逐一审视着每一个人。偶尔用涂了丹红、春笋般的手儿指点着,从众妇人里只挑出了七八个人来。 秀月站得靠后,此时,她的心里直跳得打鼓一般。待娘娘终于走到自己跟前时,秀月红着脸,却不敢直视娘娘那张银月似俏美异常的脸儿。最后,以为娘娘就要走过去时,禁不住微抬了抬眼帘,看见了娘娘那双秀美而和善的目光仍旧望着她,接着便对她微微一笑、又点了点头。 娘娘身后的女官立马微笑着,过来问清了秀月的名字。尔后把她和被娘娘选中的其它七八位媳妇一齐留了下来,领走了其余的媳妇们。 这时,秀月就看见一群宫女簇拥着几位美人,其中一位年龄稍大些的美人怀里抱着个两三个月大小的婴儿朝秀月她们走来。 这就是小公主了! 秀月一俟看见宫人怀里小公主那张一抽一咽粉团似的小脸时,心内不觉一惊:天哪!这位小公主的五官眉眼、额头肤色,怎么那么像自己刚刚夭折的妮子啊? 她心头一热,又惊又喜地望着宫人怀里的小公主,一时恨不得走上前去、抢了过来,一把搂在自己怀里哄她亲她才好。 李娘娘和众位嫔妃宫人们抱着小公主,一面从几位媳妇面前慢慢地移着脚步,一面用手一一指点着,哄着小公主逐个儿地瞧她们的脸。 莫非是前世的缘份?当众人抱着满脸是泪的小公主,一俟走到秀月面前时,小公主一双带泪的大眼睛忽闪忽闪,一下子便望定了秀月! 秀月满心爱怜地望着小公主,心中蓦地涌起浓浓的母爱来。突然,小公主望着秀月咧着小嘴一笑,竟然趔着身子、伸出小手来要秀月来抱她! 秀月不假思索地双手立马接过小公主,就觉得两只xx子一阵酥涨,情不自禁地搂起衣襟,便把湿湿的乳头塞在了小公主的嘴里。 一向从不吃任何人奶汁的小公主,竟然一口含住秀月的xx头,大口大口贪婪地吮吸起来! 秀月只觉得一阵阵幸福的暖流即刻涌过全身! 她眼里噙着泪,觉得自己的女儿又回来了!痛苦了近一个月的身心重新尝到母爱的幸福 ,而憋涨了这么久、钻心胀痛的两只xx子,一时间竟恣意汪洋地喷涌起来。 整个殿里,李娘娘、众位嫔妃、女官和所有的宫人们全都惊奇万分地站在那里,一动也不敢动、大气也不敢出地听小公主“咚啊咚”的大口的吞咽声,看着小公主一边吃奶、还一边用一小手儿抚着秀月的另一只乳,好象原本天生就是一对母女! 小公主终于渐渐停下了吞咽,末了,竟然伏在秀月的怀里睡着了。 李娘娘真是又惊又喜!半晌都没有楞过神儿来。 这时,早有宫人走上前来,从秀月怀里接过了小公主,搭上了小薄毯。 李娘娘一面笑望着秀月,见她约有二十三四岁的模样,虽穿着和众位待选的媳妇们一样的青布襦裙,却遮掩不住一脸的秀美和聪慧;一面亲切地询问起秀月家中的情形,娘家姓什么?婆家在哪里?丈夫儿女如何等等家常话。 秀月不卑不亢地一一答过。娘娘笑道:“小公主真是和你有缘啊!这么多人里只认你一个,只肯吃你一个的奶水,你就安心留在宫里吧。你婆家那里,哦,还有你娘家那里,我都会派人去关照的。” 又转脸对站在旁边的两位女官交待:“颢儿,你去安排一下你秀月姐姐的住处,嗯,就在我旁边的侧殿吧。菱儿,你给你秀月姐姐找几身换洗的衣裳。把绣房前天刚送来的那几套常服先给你秀月姐姐做换洗用,我眼下穿不着。今后你秀月姐姐的一应起居,就由你们两个人照管了。” 两位女官屈身答应了,望着秀月恭敬笑笑,竟屈身给秀月做了一揖。 秀月忙不迭还礼,又赶忙屈身道:“谢娘娘厚爱!” 李娘娘又笑微微地望了望秀月,这才在一群嫔妃宫人的簇拥下缓缓离开了殿堂。

翰成记得,自己是五岁那年骑在父亲脖子上看到了那张朝廷的皇榜。 民间百姓把所有皇家朝廷的诏书统称为“皇榜”。 周家的院落很宽大,院里有一棵杏树、一棵枣树和一棵大皂角树。每逢春来时分,院中便开始满树绿荫,枝叶间缀满了大如蚕豆的青杏、绿枣儿。 早年,周家的爷祖辈也曾留给儿孙有两头牛、一二十亩薄田的。这些年,因战事频繁,周家大哥周吉前些年被朝廷征去打仗死在了外面后,新婚的媳妇便改嫁他人了。后来官府再次征役戍边时,又征到了周家二儿子周祥的头上。 为了能保住剩下的这个儿子,当爹的便卖了两头耕牛抵了征役。从此,尽管一家人耕播捕鱼、纺织编绣地苦做,怎奈天灾人祸,再加上官府三天两头的征粮征布、派夫派役,家里日子竟是越过越紧巴了。 周家媳妇秀月嫁到周家后,先是生下了儿子翰成,春上又得了个眉清目秀的闺女。 没承想,闺女不到两个月时突然无疾夭亡。 不知何故,周家媳妇秀月的奶水使尽了一切法子都无法闩住。后来因奶水憋得生疼,秀月只好让五岁的儿子翰成每天吮上一吮,暂时缓解一下钻心的胀痛。 周家媳妇秀月没有料到,这总也闩不住的奶水似乎注定了一件大事——周家媳妇秀月是从来借花样子的堂嫂嘴里得知皇榜一事的。 快人快语的堂嫂和秀月说起皇榜一事时,秀月当时还没有意识到什么,只是觉得很是稀奇。于是笑嘻嘻问堂嫂:“嫂子,那写皇榜的料子是黄表纸还是黄缎子?有多少公人护榜?榜上都说些什么?”堂嫂答说:“人说上面写的是皇家为小公主召奶娘的话”。又说:“皇榜皇榜的,有什么稀罕,哪里是什么黄缎子?不过是一张厚些的黄纸罢了。”堂嫂说着这话,突然望着秀月那对涨鼓鼓的xx子戏谑道:“秀月,你家妮子丢这么长日子了,你的奶水又一直闩不住,干脆你去把皇榜揭了,去京城见见世面,到皇宫享两年福,也不枉来世上走这一遭了。”听堂嫂此言,秀月的脸“腾”一下子涨红起来。 随即,她便觉得自己的心怦怦地急跳起来。 过了一会儿,她咬了咬牙,望着堂嫂疑惑的神情突然说:“嫂子,你说得有理。要不,嫂子陪我去看看?”堂嫂见她一脸认真的样子,一下子愣住了!这些年来,堂嫂和秀月天天厮守一起,她清楚秀月是个外柔内刚、极有主见的女子。当秀月提出要自己陪她去看皇榜的话时,堂嫂已经突然预感到:这个和自己一样天天吃糠咽菜、布衣葛鞋的秀月,恐怕大福大贵就要临头了!想到这里,心下不觉竟有些酸酸的味道泛上来。转念,秀月果然真能进宫的话,自己兴许也能跟着她进京逛逛,见见世面。就算她回来给自己捎几尺碎绸子也是不错的。 她这般思量着,拉着秀月的手便往外走去。 两人出了院门一路往西走。末了,大老远地便看见了城墙那边站着的一大群人。 她们先是站在人后一个大石磙上,见高高的城墙上果然金灿耀眼地悬着一张皇榜。 秀月的心鼓一样咚咚剧跳着,迅速思量着:女儿没了,自己的奶水又怎么也闩不住,何不就去试试运气?若真能被选中,不仅可以还了人家的欠债,两年下来挣的银两除了能盖几间瓦屋,只怕还能再置上几亩好地、买上两头牛驴牲口呢!秀月在这里掂算着,秀月的男人——正在河塘边割苇子的周祥再也料想不到,周家的命运将因为这个平静的日子而生出巨变——河边苇子长成了,周祥每天清早总是趁太阳还没出来前,来到河边割些青苇子背回家去。然后,拉碾磙碾平,劈成苇篾再编成一张张的苇席,在逢集的日子背到集上去换钱补贴家用。 周祥背起割好的一大捆好苇子,唤上正在捉蝌蚪的小儿子翰成往家赶。 父子俩未到城墙,大老远就看见很多人围在城墙下不知看什么热闹。待走得再近一些时,便听人三三两两地议论说什么“皇榜”、“公主”、“奶娘”什么的。 皇家诏布在山城的城墙上出现,这可是人老几辈子都没听说过的稀罕事啊!人们虽都不识字,却早已从衙役和公人的嘴里得知,那龙鳞般耀眼的金色皇榜上说的是皇家为小公主选召奶娘的事儿。还说一旦被选中,服侍公主的两年中除了每年可享受俸银二十两、粮谷二石之外,还可蠲免夫家两年的赋役。 周祥撂下苇子,把儿子驮在背上,用力往里挤了挤,转眼便来到了墙下。一抬头,果见城墙上高悬着金黄耀眼的一张诏布。周祥一边惊奇地望着诏布,一边转头对背上的儿子说:“儿子,看见没有?这就是朝廷爷的皇榜啊!”五岁的翰成觉得,那张皇榜实在是黄,黄得像四月的菜花,跟天上的太阳一样耀眼……周家媳妇秀月不知自己怎么一下子就挤到人前的——她心内一直都在打着鼓。自己这副土模土样的,若说出自己想到京城宫里去服侍小公主,兴许被人笑死。一时又想起自己打小和姐妹们在一起玩耍时,大伙儿都夸说自己长得好看。有人还逗她说:“长这么好,可别给私巡的陛下看见,选进宫里做娘娘啊。”这般思量着,她竟鬼使神差似的已经拨开拥挤的人群站在了众人前面。 城墙下站着的公人见终于有一位妇人来到人前并目不转睛地望着皇榜时,眼睛不觉一亮。他上下打量了秀月一眼,立马满脸堆笑地走上前,毕恭毕敬地问:“请问这位大嫂,您愿意进宫服侍公主吗?”在周围突然死一般的寂静里,秀月定定地望着城墙上的皇榜,又鬼使神差似的点了点头。 公人喜不自禁地一把就把皇榜给放了下来,细心地卷好托着恭恭敬敬地送到了秀月手中!秀月在众人惊愕的目光下,一面机械地回答公人的询问,夫家姓什么,她姓什么、名什么等等;一面心内怦怦跳着,眼前一晃一晃地有种眩晕的感觉。 公人又满脸是笑地细心交代她:“这位大嫂,宫里有旨,凡揭了榜的就得立马动身进京。大嫂您赶快回去跟家人说一声吧。还有啊,上面交代了,不要带什么行李衣服,若能被娘娘留在宫里的话,那大嫂您可就该享大福大贵啦!”听了公人的话,人群突然骚动起来了!秀月一时被四下里的嘈嘈声闹得心慌意乱起来:“天爷!这么天大的一桩事,自己还没有和公婆丈夫商量呢!怎么就自作主张揭了皇榜啊?可是公人说了,既然揭了皇榜立马就要上路的。婆母若是不准自己出门可怎么是好?”她双手有些发抖地捧着皇榜,转身就要离开时,迎面看见穿着一身粗布短褐、背上驮着儿子的丈夫周祥,他正半张着嘴惊愕万分地望着自己……秀月跟在丈夫后面默默地往家走着。 一家三口还没到家院,便已听见婆婆那吓人的号啕声了!婆婆捶胸顿足地号哭着:“老天爷啊!这样天大的事,她小贱人也不跟家里商量,就敢揭了皇榜?皇宫是什么地方啊?她为着贪图人家那几两银子,就要舍家离小自卖自身到那有进无出、有天无日的地方去啊!”周祥放下儿子,一语不发地蹲在一旁捂住了自己的脑袋。五岁的翰成似乎明白将要发生什么事了,他“哇”的一声大哭起来,紧紧地搂着秀月拽着她的衣裳不肯松手。 秀月的眼中慢慢流出了泪。她抚着儿子的头,哽着声说:“好儿子!娘给你挣下盖房子、娶媳妇的钱就回家了!”小翰成哭道:“我不要媳妇,我要我娘!”正哭闹着,几位公人已来到家中。 官家的车也已停在周家大门外。 秀月默默回到里屋,换上了平时舍不得穿的干净襦裙后来到堂屋。她先把儿子翰成揽在怀里亲了亲,又望了望丈夫周祥,然后来到公爹和婆母面前,提了襦裙跪下,跟二老磕了三个头,站起身来,毅然出门而去……秀月和几个备选的媳妇乘着一辆官家的大车,从山城衙门出发,直颠了整整两天才赶到京都皇城。 繁华京都果然一番天上人间的景致!众位媳妇坐在车上,一路走一路贪婪地观望着街道两旁的热闹景致。楼台店铺一家挨一家,各色叫卖声此起彼伏。店门前挂着各式的灯笼酒幡。有缀满五色流苏的高车隆隆而过,有蒙着青呢或是绢纱的二人小轿或四人中轿匆匆而过。王孙公子们身上个个明绸闪缎,或骑马,或结侣,招招摇摇地穿城而过。 见车上的媳妇们稀罕得或是嘁嘁喳喳或是惊叹不已,带路的公人笑着说:“这还没到皇宫呢!到时只怕你们眼珠子都要瞪掉了。”媳妇们问公人:“皇宫到底是什么样子啊?”公人呵呵一笑:“不瞒大嫂们说,我也没进去过。我想,只怕和水晶宫一样好看吧?”秀月不像别的媳妇那样有说有笑。她一直在想,公主什么样?娘娘什么样?皇宫大内莫不是金砖铺地、玉瓦搭梁?马车直行到皇宫的西掖门时才停了下来。众位媳妇下了车时,早有几位着了细纱青袍的公公和宫里的女官领着进了宫门。 秀月仰起脸,透过左右两边高高的垣墙,偶尔可以窥见墙里面鳞次栉比的飞檐雕栋,还有在阳光下熠熠发光的碧瓦黄顶。秀月就这样不知过了多少道门、绕过了多少处廊台花林之后,当踏上一处好几级台阶的殿院、跨过足有六七寸厚的雕花大门槛时,她只觉得眼前蓦地一亮:这是一处极宽绰的大院子,院里处处白玉雕栏,红廊碧瓦。路两旁的花圃里异香扑鼻,绿草摇曳。碧澈的清池里浮着睡莲,水中游着一尺来长的红鱼。 天哪!真是到了凌霄宝殿水晶宫了!秀月心想:别说是被选做公主的奶娘了,就是能在这里扫几天地、抹几天栏杆,也不算枉来这个世上走一遭啊!绕过偏殿,顺着曲涧回廊来到后面一处建在花园里的殿堂前——环顾四周,到处都是没见过的奇花异石。花树的枝杈上挂着会唱歌的鸟儿,亭廊上到处都画着花朵人物和龙凤鸟虫。 最后,众人被女官带到宫殿外面的一处青砖平台边。 秀月抬头看,只见四处都站着等待挑选的年轻媳妇。秀月站在人群里,见这些年轻媳妇中有穿细纱花衣的,也有穿粗布襦裙的;有长得人高马大的,也有长得小巧玲珑的。 这时,她听见有人悄悄议说:挑了三天了,一百多个媳妇里还没有一个和小公主有缘分的呢!选上的十几个,小公主要么根本就不让人抱,或是根本就不张嘴吃奶。秀月心想:婆婆还不让自己进宫呢!此时,只怕自己根本就没那个福分哪!这次若是被选掉了再返回家去,那才真叫丢人哩!整整等到傍晚时分,秀月和另外一二十个媳妇才被两个青衣宫人叫到一处偏殿来。过了一会儿,见一群宫人围着两位天仙似的美人飘飘逸逸地朝她们走来。 美人在众媳妇面前徘徊了几番,眼睛在众人的脸上、身上睃巡了一遍又一遍。秀月的目光一俟和美人儿那双月牙儿似的美眸撞上,便觉得一颗心简直就要跳出来似的。 她没有料到,自己竟能从这么多年轻好看的媳妇中被挑出来。当她和另外一个媳妇跟着女官和美人们一路往殿堂里走时,分明感觉到门外那些媳妇眼中流露出的羡慕之色。 到了这处小殿堂后,秀月见天色晚了,便低声问了问垂手站立在自己身边的一个小宫女:“小公主在哪儿啊?”小宫人悄悄道:“今天天晚了,娘娘可能歇息了。明儿还要娘娘亲自过了目,才能见到小公主呢!”秀月的一颗心又提了起来:“天哪,这满殿里花团锦簇的一片。见了刚才那两个美人都恁地垂手恭腰、满脸敬畏,不知那掌领六宫的娘娘更是怎样一副母仪啊?”当天晚上,秀月和二十多个被初选上的媳妇留在了宫里。吃完晚饭,众人被宫人领着来到一处好大的浴房,在冒着腾腾热气、清碧得能照见人影儿的浴池里洗了澡。尔后换上宫里发给每个媳妇的一色的青荷贡纱襦裙和白细纱的内衣、白罗袜和青呢绣鞋。 秀月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看见这般精美的衣裙鞋袜!就着烛光,她细细地打量起新上身的衣服来:只见襦裙的领口、袖口、裙边和裤脚处,皆镶着一色深蓝色花边。织得精细又染得鲜亮的衣料,在大红宫灯的反射下微微闪着绸缎般的光泽,泛着微微薰衣草的香味。 临睡前,秀月脱了新衣,整整齐齐地叠好,小心地放在枕头边。歪着身子躺在那里时,一只手儿还抚着那光滑温润的衣料,感受着一份从天而降的新奇、快乐和梦想。如此翻来覆去的,竟是大半夜还没有睡着,觉得在京城宫里这一两天的所见所闻,比自己活了二十多年还要见识得多!第二天一大早,秀月和众位媳妇梳洗完毕,在膳房里用了饭,又用盐水漱了口。女官领着众人转过偏殿,顺抄手游廊一直来到前面一处垂了一层又一层粉色纱幔的大殿里。众人刚站稳脚,未及观望殿内摆设的景致,便听有人高声传禀:“娘娘驾到——”殿内所有的宫人立马低眉顺眼地垂手恭立,并一齐高声道:“娘娘千岁——”站在人群中的秀月,此时心里跳得像是揣了个小兔子。她低着头,眼角却悄悄地向外斜掠过去:见花团锦簇当中有一位格外富丽的女子,生得方额宽颐,面似银月。凭那一番雍容风韵、万方仪态,秀月料定她便是娘娘了。 娘娘上穿一件金彩粉绣双凤展翅的小襦袄,下面是一条海棠红撒花曳地长裙。长裙随风飘逸,看上去垂如丝绒却轻如凤羽。 娘娘一脸和蔼微笑着从三十多个备选的奶娘面前轻移莲步,细细地逐一审视着每一个人。偶尔用春笋般的手儿指点着,从众妇人里只挑出了七八个人来。 秀月站得靠后,此时她的心里直跳得打鼓一般。待娘娘终于走到自己跟前时,秀月红着脸,却不敢直视娘娘那张银月似俏美的脸儿。最后,以为娘娘就要走过去时,禁不住微抬了抬眼帘,看见了娘娘那双秀美而和善的目光仍旧望着她,接着便对她微微一笑,又点了点头。 娘娘身后的女官立马微笑着过来问了秀月的名字。尔后把她和其他七八位媳妇一齐留下来,领走了其余的媳妇。 这时,秀月就见一群宫女簇拥着几位美人,其中一位年龄稍大些的美人怀里抱着个婴儿朝秀月她们走来。 这就是小公主了!秀月一俟看见宫女怀里小公主那张一抽一咽粉团似的小脸时,心内不觉一惊:天哪!这位小公主的五官眉眼、额头肤色,怎么那么像自己刚刚夭折的妮子啊?她心头一热,又惊又喜地望着宫女怀里的小公主,一时恨不得抢了过来一把搂在自己怀里哄她亲她才好。 李娘娘和众位宫女一面从几位媳妇面前慢慢地移着脚步,一面用手一一指点着,哄小公主逐个儿地瞧她们的脸。 莫非是前世的缘分?当众人抱着满脸是泪的小公主走到秀月面前时,她那一双带泪的大眼睛忽闪忽闪地一下子便望定了秀月!秀月满心爱怜地望着小公主,心中蓦地涌起浓浓的母爱来。突然,小公主望着秀月咧开小嘴一笑,竟趔着身子伸出小手要秀月来抱她!秀月不假思索地双手接过小公主,就觉得两只xx子一阵酥涨,情不自禁地掀起衣襟,便把湿湿的乳头塞在了小公主的嘴里。 小公主竟然一口噙住秀月的xx头大口贪婪地吮吸起来!秀月只觉得一阵阵幸福的暖流即刻涌遍全身!她眼里噙着泪,觉得自己的女儿又回来了!痛苦了近一个月的身心重新尝到母爱的幸福,而憋涨了这么久并钻心胀痛的两只xx子,一时间竟恣意汪洋地喷涌起来。 整个殿里,李娘娘、众位嫔妃、女官和所有的宫人全都惊奇万分地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大气也不出地听小公主“咚啊咚”的大口吞咽声。看着小公主一边吃奶还一边用小手儿抚着秀月的另一只乳,好像原本天生就是一对母女!小公主终于渐渐停下了吞咽。末了,竟然伏在秀月的怀里睡着了。 李娘娘真是又惊又喜,半晌都没有愣过神儿来。 这时,早有女官走上前来,从秀月怀里接过小公主抱回了宫中。 李娘娘笑望着秀月,见她约有二十三四岁的模样,虽穿着和众位待选媳妇一样的青布襦裙,却遮掩不住一脸的秀美和聪慧。她亲切地询问起秀月家中的情形,说些娘家姓什么、婆家在哪里、丈夫儿女如何等家常话。 秀月不卑不亢地一一答过,娘娘笑道:“小公主真是和你有缘啊!这么多人里只认你一个,只肯吃你一个的奶水,你就安心留在宫里吧。你婆家那里,哦,还有你娘家那里,我都会派人去关照的。”又转脸对站在旁边的两位女官交代:“颢儿,你去安排一下你秀月姐姐的住处。嗯,就在我旁边的侧殿吧。菱儿,你给你秀月姐姐找几身换洗的衣裳。把绣房前天刚送来的那几套常服先给你秀月姐姐换洗用,我眼下穿不着。今后你秀月姐姐的一应起居,就由你们两个人照管了。”两位女官屈身答应了,望着秀月恭敬地笑笑,竟屈身给秀月作了一揖。 秀月忙不迭还礼,又赶忙屈身道:“谢娘娘!”李娘娘又笑微微地望了望秀月,这才在一群嫔妃宫人的簇拥下缓缓离开了殿堂。

从这天起,小公主和少年的翰成发觉,他们两小无猜的亲情中突然多了些说不清、道不明,却酸酸甜甜、扰人情思的东西…… 在贺公主的记忆中,儿时跟随奶娘回乡下的那些日子是她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 小公主开始在宫里学馆读书后,奶娘秀月因多年服侍小公主有功,被晋为兼掌公主所居 碧华阁的尚服女官。因下面另有司衣的宫人,所以除了盛大喜庆节日到来之前,加上每年四季各一次库房实物帐册的验核,平素倒也清闲。 那年春上,小公主得知奶娘要回乡下探亲,也缠着娘娘要跟奶娘出宫看看。闹了几天,奶娘见哄劝不住,私下与娘娘商量:“娘娘若是放心奴婢,不如就放小公主跟奴婢出宫到乡下略住两天。一是让她见识见识外面的天地世面,二也吹些山风、吃些乡下的粗食,兴许对小公主的身子骨还有利呢。” 娘娘起初不大放心,转而想,这些年小公主得了几次怪病,有一次背上无名肿毒,御医治了几天都没治住,秀月硬是用土方子给治好了。因她平素办事一向可靠,娘娘想,此时让公主跟她出门去见识一下民间风俗人情也不错。只是公主年小,出宫之事不敢做主,于是便和陛下来商议。 武帝虽对诸子格外严厉,那是因为儿子将来都要为国家出生入死、担当朝廷大任的,所以虽有怜子之情,却半点不敢流露,更不敢放松管教。偏偏只对这一个小女儿溺爱到了宽纵的地步。 女儿迟早是走要出宫、走入民间的,始终关在宫中也并非好事。奶娘秀月在宫中服侍多年,武帝冷眼旁观,见她的为人行事倒也令人放心,所以才答应李妃破例将她留在宫中。此时,公主要跟奶娘出去看一看外面的世面、接触一下民间世事礼俗,武帝以为也未尝不可。于是嘱托李妃多派几个侍卫,不张不扬地出宫待两天、尽早回宫就是了。 如此,小公主竟得以头一次不是跟着父皇母妃坐在高车玉辇中,在众武士和宫人的簇拥下出宫游幸,而是如通常百姓走亲戚那样,换了一身民间衣裳,在几个着了便装的武士守护下,乘着通常官吏家的车马,一路驶向街市、走上官道,实在觉得新鲜。 正值阳春好天气,山野林丛,满眼草青叶绿的煞是好看。出了宫的小公主像一只乍出窝的小鸟儿,见了这个也惊奇,看了那个也稀罕。就连山路上人家推的独轮车,都会惊愕地瞪直了眼看。 临近少室山,山风儿吹来阵阵野槐花和青草的气息。山头上绕着些棉絮似的云团。满山遍野一处浓绿一处浅碧的令人心醉。一条小溪绕山脚缓缓而流,河畔苇丛的野鸭和鹤鸟们见有宫车隆隆驶来,也不知躲避,仰着脖子和人对看。 奶娘在车上紧紧揽着往外探身子看景致的小公主,生怕她被闪了。负责护卫小公主的侍卫和宫人们平素也难得出宫一趟,如今沾了小公主的光,又是百姓常服打扮,加上奶娘为人家常,众人全没了宫中尊卑贵贱的礼数,笑呵呵地一边行路、一边逗小公主说笑。这个吁马在路旁给小公主采一束野蔷薇、山杜鹃;那个下马给小公主逮只花蝴蝶,直乐得小公主一路笑声如铃。 “奶娘,那是什么鸟啊?”小公主指着少溪河河面和石滩上一群有着五彩羽毛的鸟儿问。 “哦!那是鸳鸯。” “为什么叫鸳鸯?” “鸳鸯……鸳鸯就是一生一世都是成双成对地游着。如果一只死了,活着的另一只就会守着那只死去的鸟儿,不吃不喝、一动不动地,直到自己也死去。” 小公主黑玛瑙似的眼睛望着那些鸟儿出了一会儿神,转脸问奶娘:“就象我和奶娘一样么?” 左右随从听了,一时都大笑起来。奶娘捧着她花朵粉团一样的小脸儿亲了亲,也开心地笑了起来。 周家老少近亲得知小公主来到乡下,真比看见仙女降凡、凤凰栖落还惊喜! 因小公主这些年一直都跟着秀月,虽说没有出宫,秀月倒也教了她不少民间的礼数规矩,加上小公主天生也不拘泥,见了奶奶就叫婆,见了翰成竟一口一个哥哥,又拉着他的手满院子地跑,喜得翰成一张小脸儿红扑扑的。 周家婆婆再没想到,这位皇家来的小公主不仅没一点金枝玉叶的样子,反倒这么乖巧可爱,一时喜得搂在怀里连声地叫乖乖。 晌午,宫人用宫里带来的鸡鱼肉蛋和各样鲜蔬做了一大桌子的菜。可是小公主只肯吃婆婆亲手做的蒜汁凉面和炒得黄灿灿的鸡蛋,在宫里从不正经吃东西的小公主,破天荒竟吃了满满的一碗。把跟随的宫人惊得,真怕小公主会撑坏了肚子。 奶奶笑着说:“没关紧!孩子颠了一路,真是饿了。吃了饭让翰成带她到门外跑一跑,小肚子一会儿又扁了。” 小公主拉着翰成的手,哥哥长、哥哥短不停地叫着,小小少年蓦然生出一种从未有过的暖意和亲情来,打心眼儿里喜欢上了这个妹妹。 小公主拉着翰成的手满院子转,见了什么都稀罕得了不得。百姓过日子的居家摆设,锄、锛、镰、竹耙子、木锨,见一样问一样,问是做什么用的,还要亲手拿起来试上一试。翰成很耐心地一样一样地对她解说。 自打娘去了京城,小翰成常年也难得见娘一面,心底常常埋着一段孤独。如今娘回家了,还带回来花朵似的一个小妹妹,虽也看得出这个小妹妹在众人眼里不知比自己要金贵多少,所有的眼睛都望着她、所有人都护着她,心下不仅没有一点的嫉妒,反倒比众人更是处处护着她。 四月的风儿又温柔又清爽。明灿灿的阳光晒在身上暖暖和和的。几个百姓打扮的卫士在后面跟着,翰成在前面拉着公主妹妹的手儿一直跑到山溪边,一会儿捉蝌蚪、一会儿采槐花。众人从没见小公主这般开心过,山野沟壑一时飘满了她清脆的笑声。 新开的槐花一样最滋补的新鲜野蔬。小公主在乡下的几天,小翰成每天都会去沟壑河畔采些回来,摘去叶子洗净了,用面拌好放在笼上蒸,出笼后浇些香油、拌些青蒜,小公主竟 比吃山珍海味香甜得多。 宫里李娘娘不大放心,隔一天都要派人来探问一番或是送些食物。因知小公主在这里玩得开心,也有心让孩子见见市井风俗,所以倒也没催她们回宫。 如此,十几天一晃而过。当李娘娘派人接她们回宫后,乍一见女儿的脸,不禁吃了一惊!起初以为小公主的脸肿了,细细瞅瞅捏捏,才知女儿竟是吃胖了。加上被乡间的太阳和野风吹晒了几天,看上去黑红光润的,分明结实了! 李娘娘带着小公主来见父皇时,武帝见小公主黑红健康的小脸,抚着小脸蛋儿呵呵笑道:“这脸儿晒的,真像鲜卑老家毡包里的那些小丫头子。” 从这里开始,奶娘便不时带小公主到乡下游玩一番了。每次都照例给她另换上一套农家的粗布衣裙,放她四处撒欢滚打。在山野河畔跑累了,回到家来,睡在土炕粗被上倒头便睡。奶娘秀月这时便守在她身边,望着她那可爱的小模样,忍不住老想伏在小脸上亲亲。 小公主醒来,不是缠着跟奶奶学摇纺车、抽棉线,便是要学撂梭子织布。再就是跟翰成父子在宽大敞亮的院子里学织泥屐、编苇席,或是跑到隔壁大娘家里,跟一群乡下的姐姐们学扎花、剪麦秸葶、掐草辫子。 夜晚,在院里的大杏树下,小公主和翰成一齐坐奶娘怀里,听娘讲天上海里和山里林里的神仙鬼狐故事。 这样,娘和公主妹妹每次回宫,小翰成总要跟在宫车后面追上好远的一段路,直望到载着娘和妹妹的车影消失在翻扬的尘埃尽头时,才独自噙着泪返回家。 童年,翰成对母亲的依恋和思念,大多是在一种温暖如梦的回忆里,那里除了母亲那温柔秀美的神情和爱抚的手儿外,总还要伴着公主妹妹那双黑玛瑙似俏皮的眼睛和银铃般的笑声。 母亲和公主妹妹两人,在他的记忆里已混融合一了。 以后,每次母回京,车上的小公主总是和车下的翰成一样又哭又闹,非要奶娘答应带翰成哥哥一起进宫。后来明白再闹也无用时,小公主便一抽一咽地着坐在奶娘怀里,手里握着翰成哥哥送她礼物:或是里面装了一只蝈蝈的红白高梁秸编的小花蝈蝈笼;或是哥哥亲手扎的小花灯、小风筝;或是哥哥送她的一对小泥屐……泪眼迷朦地望着在车后面叭叽叭叽奔跑追赶的翰成哥,直到看不见他的身影时,才伏在奶娘怀里大哭一场,直到被车轮颠睡为止…… 到了宫中,翰成哥送她的这些礼物,便成了她远比珠宝玉翠更加珍爱的收藏。 在贺公主的记忆里,开始懂得什么是爱别离苦的滋味,便是从翰成哥那渐渐淡远在山路上的小小身影、在隆隆作响的车轮和马铃声响在空旷的山道上开始的…… 那年春寒,小公主不经意受了一场风寒后,病虽好了,却觉得吃什么东西舌根都是苦的。 那天,她的小猫跑到了掖庭宫的后花园,她四处寻猫时,突然看到园子角落里有一树乍开的槐花,一时又惊又喜,立马就叫人折了下来,要奶娘亲手做了她吃。 奶娘精心做了一碗,公主尝了两口便放下筷子,说根本不是在乡下老家吃的味道。后来自己想明白了:高墙大内的宫中,如何能够品味得到山乡农院里那种浓浓的亲情和开心的野趣? 正巧,听说奶娘近日要回老家为翰成哥哥的爷爷上坟,贺公主便闹着要娘娘恩准她跟奶娘再回乡下一趟。 可是,公主毕竟不是小孩子了,虽说鲜卑人比汉人的规矩一向少些,可毕竟沿习的多是中夏风俗,女孩子大了,也不能随便出宫的。但终究经不住小公主的再三哀求,又见她好几天都不大吃东西,脸儿黄巴巴的,只得应从了她。 临出宫,娘娘再三再四地嘱咐奶娘秀月要小心从事、及早回宫。又说公主毕竟大了几岁,这次出宫不比往日,小公主要扮成小宫监的模样悄悄出宫。还有,宫中良莠参差,人心险恶,还要瞒住小公主出宫之事才是。又亲自挑了几位靠得住的心腹卫侍,这才肯放她们出宫。 车马刚在奶娘家门前停稳,一位英气逼人的俊小伙子立马笑吟吟地迎了上来。 贺公主看他眼熟,却没想到这俊小伙儿会是她的翰成哥!待她回过神来,一时惊讶得半晌说不出话。心想,怎么两三年没见,翰成哥竟变成了大人? 小公主心里咚咚地跳着,不知为何,一张脸儿竟腾地兀自绯红了。 乍一相见,翰成也一样吃了一惊:怎么儿时又小又瘦的贺妹妹,一下子竟出落成了面前这“美眸盼兮,巧笑倩兮”的一个天仙了?笑微微地只管望着公主,正要按儿时的称呼叫一声贺妹妹时,话到嘴边竟成了:“贺公主,好……” 乍听翰成哥哥突然换了称呼,贺公主不觉心里一凉,眼中立马噙满了泪水。咬着嘴唇半晌无语,末了,抖着声儿叫了句“成哥哥……”,眼中的泪珠竟忍不住扑簌簌地跌了下来,却又觉得害羞,倏地便转身跑开了。 翰成一时楞在了那里。 过了一会儿,翰成忙赶追过来,站在院中的桃花下揉着眼睛的贺公主,改口叫了声:“妹妹……” 贺公主望着开得粉霞似的桃花,没有理他。翰成有些慌了,想了想说:“妹妹,沟壑的 槐花开了。你闻闻,这风里全是槐花的香气。咱们去捋槐花,让娘给咱做槐花糕吃?” 贺公主皱着鼻子嗅了嗅,转脸一笑,拉着翰成的手就往外跑。 一来到山野,兄妹一时便忘了乍见时的拘谨和生分,循着阵阵花香,两人来到河畔一片缀着串串白花儿的槐林。翰成爬到树杈上,往下折那些缀满花朵的枝叶,槐花带着清凉的露珠和芳馨纷纷跌落在贺公主面前。 正在撕扯槐花的翰成在树上突听贺公主“啊”了一声,忙往下看时,就见贺公主手指肚儿上已经涌出了大滴的血来,一手捏着手指,眼里疼得含着泪,不知如何是好。 翰成不及思索,跳下树来、抱着她的手指便去吮那伤口,一边说:“槐花虽香甜,可槐刺却是有些毒的,吸出来就不痛了。”随即又吸了几口,抬起脸问,“还疼么?”因不见公主回话,翰成有些诧异地去看贺公主,却见她的一张脸儿此时已涨得桃花般嫣红。 翰成一时有些诧异不解,但霎即自己的一张脸也骤然胀红了…… 半晌,两人都没有再说话。 翰成默默从衣袋掏出贺公主三年前送给自己、一直放在身上,却从来没有舍得用的一条花绸绢,小心缠在贺公主被刺破的手指上。 从这天起,小公主和少年的翰成发觉,他们两小无猜多年的亲情里,突然多了些什么。那是往日从没有过的、酸酸甜甜地说不清道不明的扰人情绪…… 这一次娘和小公主的离开,是翰成和贺妹妹相识以来最失落、最怅惘的一次。它比往日每次的分离似乎多了一份无以言说失落和涩楚,一种沉甸甸令人牵挂的东西。 娘临走时说,妹妹大了,按规矩以后怕不能再出宫了。就是出宫,只怕也很难再回咱们这乡野山沟了。 翰成听了,怔怔地一语不发,心内却突然生出一种想要大哭一场的情绪。 可是,他知道自己已经不是往日的小男孩了。而且,他自小就已经学会了把自己把所有的思念和梦想,所有的留恋和牵萦,全都压抑在心内,然后默默地独自品咂、承受和等待…… 这年麦收前,奶奶无疾而终。 奶奶去后,翰成更感孤独了。他常常一个人坐在奶奶的织机前,扶着奶奶生前一双手摸得光滑油亮的织机,似乎又听见奶奶坐在织机前来回传送梭子的响声,伴之无缘无故的叹气。记起奶奶常说:“你娘在宫里的这些年,虽说咱家一天天荣华富贵起来,乡邻们也个个羡慕得很。可我这心里怎么一天天地倒觉得怎么还没有住咱们那小茅屋踏实呢?” 奶奶去世不久,因娘做了宫里的女官,以后要长期留侍宫中的,因而李妃便出资帮周家在城北的金肆里置了一处小院落,令他们父子也搬到京城来住。如此,秀月虽说依旧在宫里服侍,可是一家人总算可以随时团聚了。 小院不大,倒也精致。后面有一处小菜园子,前面开了家小酒店。农闲时,父亲在柜前经营,老家那里便交给了堂伯堂伯母夫妇料理。娘说过,当年只因堂伯母的撺掇和报信,自己才得以进宫,因而这些年日子富贵了,一直未停对他们家的接济。 娘在宫中服侍的这十多年里,翰成在官学里习文演武一直未敢松懈。当初在老家时,因众人都知秀月在宫中做了女官,翰成又文兼武备的,所以好些有头有脸的大家商贾们,甚至官吏之家都有托人来家里提亲的。 可是翰成这些年读书习武,长了许多见识,隐隐期望能有一番作为,此时根本无心成亲。 家里催促了几番,见他不肯答应,倒也没有太勉强他。 举家搬到京城后不久,娘对翰成说,李妃娘娘因知道他一直都在官学读书,又有一身好功夫,曾说过,可以让翰成到隋公的军中谋个武职,说眼下文武双全的人在军中晋升很快的。娘因不想他去冒征杀之险,便对李妃娘娘透露说想让儿子留在京中。 翰成知道,娘是怕自己和大伯周吉当年一样的结局——当年,和大伯一起被朝廷征去的几十个村里的小伙子,末了只有一个断了条腿、拄着拐杖的活着回了家。和他一同离家出征的几十个人,先后全都死在了边外。 事后不久,李妃娘娘又提起,她会设法为翰成谋个宿卫皇宫的职事。只是非士族出身的寒门子弟在京城没有什么晋升的机会。 娘对翰成说过,她这辈子没别的企求了,只求翰成能在官府谋个职事,再娶上一位本份人家的女儿做媳妇。一家子从此平平安安、团团圆圆地过一辈子,便是周家前世积下了大德,今世意想不到的大福份了! 其实翰成自己倒想到隋国公的属下南征北战、驰骋一番。他渴望自己能纵马天涯、杀敌报国,有朝一日能以武勋得马上功名。不过既然娘不想自己去出门冒杀伐之险,只想自己做一名皇家侍卫,翰成觉得也有一样好处:那就是从此自己至少可以经常出入皇宫大内,那样也许有机会看见公主妹妹了。自从搬到京城以后,翰成每次从官学回家路过皇宫时,总要在宫门皇墙外徘徊张望一阵子。他伫立在宫墙外,望着墙内隐隐约约的重檐飞阁,不知里面究竟有几道门、几层院?也不知贺妹妹究竟住在哪处宫殿?这会儿正在做着什么?是在赏花、读书还是在弹琴? 前年,贺妹妹回乡下时带给翰成了一把宫制的七弦琴,也曾手把手地教翰成弹《广陵散》,还一句一句地教他识谱。如今,他已经会弹好几首曲子。可惜妹妹至今还没有听到过。 转眼又是一年离别了。贺妹妹那双时尔俏笑、时尔忧怨的眸子不时会闯入他的梦中,纷扰着他少年的情怀。每当此时,他不是来在院中练一套罗汉拳或是达摩剑转移一下思绪,便是坐在院中,把七弦琴放在青石上,净手焚香,抚弦两曲聊寄情思……

本文由太阳集团太阳娱乐登录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